行吟泽畔 -

当我放下舵盘,我知道你来接收的时候到了。当做的事立刻要做了。挣扎是无用的。

那就把手拿开,静默地承认失败罢,我的心呵,要想到能在你的岗位上默坐,还算

是幸运的。

我的几盏灯都被一阵阵的微风吹灭了,为想把它们重新点起,我屡屡地把其他的事

情都忘却了。

这次我要聪明一点,把我的席子铺在地上,在暗中等候;

什么时候你高兴,我的主,悄悄地走来坐下罢。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2006.09.05 11:04

 

 

 

 

>intro forum